每日经济新闻
要闻

啦啦啦德玛西亚眠眠 > 要闻 > 正文

一战亚眠战役: 全面禁止野生动物经营和饲养?野生动物?;ふ菊境こ隼此祷傲?

啦啦啦德玛西亚眠眠 www.aiqmt.com.cn 每日经济新闻 2020-02-12 00:04:51

每经记者 张寿林    每经编辑 易启江    

210日消息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人披露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经部署启动野生动物?;しǖ男薷墓ぷ?,拟将修改野生动物?;しㄔ黾恿腥氤N峤衲甑牧⒎üぷ骷苹?,并加快动物防疫法等法律的修改进程。

新冠病毒肆虐,舆论中有人将矛头指向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,称正是有了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制度,野生动物食用才大行其道而免受惩罚,因此有人提出,要想不再上演此类疫情的悲剧,就需要从野生动经营许可证制度开刀,全面取消野生动物经营许可。

针对这些讨论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(以下简称NBD)辗转联系到专门从事野生动物?;さ娜耸?,了解野生动物经营的现状及其对野生动物?;さ目捶?。

黑豹野生动物?;ふ菊境だ罾硎侵泄吧锉;ば崂硎?,该?;ふ居梢慌驹刚咦槌?,他们从事野生动物?;ひ延?span lang="EN-US">20年时间。

李理告诉记者,重新修订后2017年1月1日起施行的野生动物?;し?,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审批愈加严格,不是谁想办就能办下来。

除了野生动物经营问题之外,李理提醒,野生动物在家中饲养也是非常危险的。

黑豹野生动物?;ふ菊境だ罾?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高度警惕人畜共患疾病

NBD:这次病毒造成的疫情,让大家开始意识到再也不能随便吃野生动物了。有人提出,必须要一刀切地禁止野生动物经营,不能再是法律上的?;ざ锊挪怀?。对于野生动物,您的态度是什么?

李理:我们从事野外巡护、监测和救助,也积攒了20年的经验,从我们的角度来说,所有的野生动物,我们都不应该去食用。它容易产生人畜共患疾病。比如说禽流感、SARS,也包括现在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,还有疟疾,都是从野生动物身上传播来的。

从我们的经验来说,比如动物遭遇极端天气找不着食物,我们可以给予一些人工帮助,但我们也讲科学补饲,比如我们工作人员要做好自身防护,包括戴上口罩、护目镜,穿工作服等等。你看到我们网站上迷彩工作服,那是我们野外巡逻,我们还有救助工作服,这是对我们自己的一个安全考虑。我有一个朋友,他是?;愕?,后来就在非洲感染一种疟疾去世了。

科学补伺怎么补?其中一点就是不能集中投喂,动物之间也可能存在交叉感染。如果爆发传染病,严重时甚至导致局地性种群灭亡。前几年禽流感时期,在野外的大雁和灰鹤,种群内交叉感染就比较多,我们在水库边监测时,最大一群有七八只集中死亡。

NBD:您遇到过有人猎捕野生动物的情形吗?

李理:这个以前很多,近几年很少了。比如候鸟迁徙的时候,在高速公路出入口,就会有一些不法分子拿竿挑着大雁、野鸡、野兔子等等在卖。这种事情之前很多,这几年随着打击力度上升,现在几乎看不到了,尤其是在北京,有关部门执法很严。但是在一些周边或者是外地,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因为201711日施行的修订后的野生动物?;し魑墓娑?,禁止生产和经营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?;ひ吧?,及其制作的食品,而且饲养野生动物也要办证,这方面的条文已有很多。北京野生动物交易基本上就没有了,至少表面上他肯定不敢卖了,地下的比如通过网上交易可能会有,但网警也查得严。从盗猎上也能看出来,这几年基本上看不到盗猎了。

那么现在我们面临最大的一个野生动物安全隐患是什么呢?弹弓打鸟。这两年在我们北京野外工作中,造成野生动物死亡的基本上都是这种。前段时间,我们的黑鹳已经发生两起被弹弓袭击身亡事件。但对打鸟者来说这只是一种娱乐,经营性质的几乎很少。

NBD:那你们和森林公安等执法部门主要是在哪些方面合作?

李理:和森林公安,主要是一起打击盗猎,比如山上有没有逮野猪、狍子的,有没有下粘网的等等,除此之外,还要和进出京的检查站合作。

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不是谁想办就能办

NBD:刚才说到最近有人提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,认为正是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为经营野生动物开了绿灯,导致大量野生动物被食用,由此提出要全面取消野生动物许可证。您长期从事野生动物?;?,对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,您有一些了解吗?

李理:有一些了解。这个许可证,它是有一个经营范围,而且整个经营过程不是一个证就可以,还要有运输许可证,检疫合格证等等,也就是这几个证加在一起,野生动物经营和交易才能真的做起来。

NBD:那像武汉华南水产品市场,这些交易野生动物的,在您看来,他们有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吗?

李理:这种市场,它肯定不会是野生动物专卖市场,而是卖别的产品的市场,然后挂羊头卖狗肉,鱼目混珠。

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制度,是非常严格的一个体系。你比如说野生动物,它有一部分流向市场,是用作中药,这个过程是非常严格的审查,有繁复的各种手续。

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,据我们了解,办这个手续非常难,不是谁想办就能办下来的。以前办下来的,主要是为了扶贫,推特色经济,比如这里环境气候湿润,可以养点蝎子之类。

修订后的野生动物?;し?span lang="EN-US">于2017年施行后,再办这个许可证就非常难了。

我们认为,这些许可证的颁布肯定都是正确的,只不过可能有些人没有严格按许可证制度使用,比如有一些地方比较偏远,可能监管不到位等等,导致出现鱼目混珠。

鱼目混珠的情况,比如我是卖环颈雉的,那么按照许可证要求,我只能经营这个动物,再经营别的动物比如说红腹锦鸡等等,就是鱼目混珠。其实,说起来这两种都是野鸡,但这种情况下就是不能经营。许可证的要求非常清晰。当我养环颈雉这种野鸡时,还想养别的野鸡,就得再办证,增加经营许可范围。

关于是否全面取消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这个问题,如果说以前那个阶段,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是考虑野生动物的开发和再利用,那么现在这个阶段,我们也是要有一定的野生动物的开发和利用的,比如说我们的中药市场。中药的一些成分,就需要野生动物。当然,中药市场也正在研究野生动物替代品,一旦研发出来,这些中药里也就可以不用野生动物了。

但总体来说,即便我们做野生动物?;?,也不是说野生动物经营就要一刀切地取消。

还有一个证是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,第一是繁殖再利用,第二就是物种的迁地?;ず途偷乇;?。

我说一下迁地?;?,比如我们的朱鹮,就是迁地?;さ淖詈冒咐?。从当初六七只的微小种群,现在繁殖到了上千只。如果没有野生动物繁殖和饲养,朱鹮就会灭绝,包括大熊猫、大鲵也是这样。

野生动物在家中饲养是非常危险的

NBD:既然可以人工繁殖,那会不会用来食用?

李理:不会的。因为这些我们管它叫明星物种,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,没有人敢去打它的主意!

回到你刚才说的野生动物饲养和经营的许可证,从我们野外工作这个角度来说,是否要把许可证一刀切地取消,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。如果要没有这些的话,我们也不会有很好的科学研究,因为有了这些证件,科研单位才可以去科学研究,才可以去繁殖子一代子二代,去研发。所以,我们要理性、科学地看待问题,而不是跟风式地发表意见。

我还想说的是,人畜共患疾病在家饲养野生动物过程中也不容忽视。比如有人养旱獭、薮猫、狞猫等等,有些动物还特别流行,他们觉得看起来很萌,但事实上,这些动物都能引起很多人畜共患疾病,它的呼吸、粪便,包括被它抓伤、咬伤,都可能导致一些传染病,存在很多安全隐患。特别是每年春天发情期,它们就会躁动不安,很可能咬伤或者挠伤人。而且这也带来另一个问题,就是这种情况下你可能不想要了,想放生,但201711日实施的修订后野生动物?;し魑墓娑?,你要放野生动物,也要在当地有关部门的陪同和指导下才可以,私自放生,造成了安全隐患,都要承担法律责任的,严重的还会追究刑事责任。

所以,野生动物在家中饲养是非常危险的。我想强调,家中不能饲养野生动物。

封面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热线:4008890008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

0

0